坎帕尼亚的维纳斯女神

2019-06-06 16:54:08 来源:新浪新闻
记者:南若然 来源:新浪新闻

阿马尔菲海岸地带(Costiera Amalfitana)位于意大利坎帕尼亚区内,那不勒斯南方,占地11000公顷,其中的阿马尔菲城镇建立于公元四世纪。并于公元596年成为天主教教廷所在地。

它缘何神秘?因为一方面它是他,意大利最美而又最神秘的地区, 他的海岸线都被蔚蓝包被,被无边的地中海拥抱着;他能算上世界文化遗产一部分,被世人评为世界100个不能不去的绝世美景之一;另一方面它也是她,虽说海外游客对其仍是陌生,但是接触过她的温柔和细腻的人永远都不会忘记,每一个来到它无垠海岸线大陆上的人,被她的丰腴滋养,被她的壮美陶醉,被她的魔力所麻醉而不愿抽离。吾称之美,因为他既有壮阔,她又有精致;因为他海涵万物,她却天角一色,更重要,因为他历尽沧桑,而她却能永葆长青。进入如此美妙的梦乡,我们的A320飞机在那不勒斯安稳着落。

那不勒斯(Naples)

那不勒斯是坎帕尼亚中心城市,名副其实披萨(pizza)之都,但是我们更知道它是跟西西里岛齐名的“抗争”城市。亚热带的气息让我们感觉到,离开一个城市休整,需要至少远离一个纬度,或者另一种语言体系的国度:废话少说,因为多说几句都倍感头疼。为了抵达阿马尔菲,最简便的方法是乘坐Circumvesuviana环海岸列车(千万不要想象豪华,夏天的酷热和冬天的严寒,在车上得到了极致体验)。老城道路很狭小,我们无可奈何地反复跟迷路作斗争,力气来源是当地最出色的披萨店Pizzaria Le Trianon (Via Colletta 46 Naples, IT 80139)的Margherita。

选择环海岸列车的优点是,你可以在很多极致的城市或者小镇下车游览,包括著名的维苏威火山以及因为它的爆发而产生的著名遗址-庞贝古城遗址(如果目的地是以上两者,则可乘Vesuviana Mobilita 或者Vesuvio Express), 这次我们的目标是海洋,海岸和无垠,这里只能作为我们未来的目的之一。

索伦托(Sorrento)

摇摇晃晃一小时,终于抵达了阿马尔菲交通重镇索伦托(Sorrento), 精致的热带小镇,民风淳朴,旅客们的心情在此尽情的放松,并不枉费这清晰而夹杂海洋的腥味。炎热,并不足以证明衣衫褴褛是低俗的行为,正因为简单,人与人的交往变得何其简单。令人注意的是道路修在悬崖边,窄而多弯,但不至于晕车,可见司机的水平何其高。我们选择半山上的酒店,因为从酒店房间能略微看到蔚蓝海岸的蓝色一角,这家二星级旅馆是其全家信奉天主教的一个意大利家庭的别墅改建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公共汽车是接驳各个城市最快捷的工具。我们为了看到海洋最美丽的地方,毫不犹豫登上刚到站的车,没有看方向,车开动了,这才发现乘反了方向。觉得英语痛苦的司机忍痛立刻掉头,把车转弯,追上了另一趟准备要开走的车,让我们赶上,我们心想,这是如何修来的福气,所以我一直认为,维也纳女神在眷顾着我们,犹如布隆基诺Agnolo Bronzino的【维纳斯的胜利】 所描述,心中有信,能排除一切困阻。一小时后,我们来到了梦想地,波西塔诺(Positano)。

波西塔诺(Positano)

抵达时候刚好是下午,夏天的意大利晚上10点也能看到光,因为月光女神在保护着,还有各家商铺,旅馆餐厅的璀璨灯光,那是后话。 沿着九曲十八弯的楼梯下到海滩,所经过的每一处,都是每一户精致玲珑的小户,小道四通八达,抵达下一级,需要闯过这家的后院,又或者在两房间的缝中穿过,成功与否,在乎你心里的目标是否坚定,天开始昏暗,我们在看似非常短的小路折腾了1个多小时,或者更加多地被这些来自海岸边小桥流水而醉倒,琉璃瓦的门牌,地中海和马格勒布特色的守护符和图腾,白皙的滑石路以及在门后举头张望的小狗和走走停停的居民,我们似乎在这样一个静止而绝美的环境中走动着,丝毫没有掺着这里的纯真。

我们在海水入浴,无法看到此时此刻蔚蓝海岸的蓝,却能感觉到海水轻抚沁入心房的蔚,这就是地中海的无限吸力?回眸一望,天已渐黑,只剩波西塔纳的华灯照耀这寂静却繁嚣的一角。我们再度被震住,这时,我们的心也静止了,如某位作家所言:波西塔诺是一个梦乡,你在时,她不是很真切,你离开后,她变得栩栩如生。在这里我们能找到在世外桃源所寻不到的心灵停泊的港湾。难怪诺贝尔文学奖得约翰·史坦贝克也曾经对它发出最美的赞颂,我们没有文字利器,只能用相机、心灵以及欢笑记录这一切。

往回走的路上,琉璃般的亭台楼阁,峰回路转的羊肠山道,旅客在愉快的奔跑、嬉戏,车辆并没有停泊的位置,因为这里的空间都被欢乐所占领,手工艺坊的作品,一边商业化的大赚,另一边探索艺术的哲学层次。我们舔吸着最甜蜜的雪糕, 呼吸着海岸最粗犷的腥味,品尝价格低廉而无比新鲜的贝类和虾蟹刺身,大声喧哗着,按下无数的快门,笑出无数个茄子,如此希望停留,不怕在路上摔倒,不怕错过回程的公共汽车,不怕大家的嘲笑,但却能一点一滴找回早就消失的自我。我记得我们回去的时候,已经不知不觉错过了最后一班车。

卡布里岛(Isola di Capri)

晚上睡觉,竟然梦到我们会去卡布里岛(又称女妖岛)的参观号称世界最蓝的蓝洞。醒后,我们马不停蹄在Sorrento赶上了去卡布里岛的游船 渡船最多的还是那不勒斯和索伦托两地。那不勒斯港有2个码头去Capri,Beverello和Massa。前者就在新堡边,从火车站过去的话,可乘R2到Municipio广场站下,后者还要往东走5分钟的样子。另外,卡布里岛的Umberto I广场是连接港口的缆车和公交车的终点,也是小镇的中心,从广场上可以欣赏到港口及岛北面的景色。

天公作美,阳光普照,在游船上,帅哥导游的讲解,让我们了解到海水的蓝,是海里的植物,岩石的特殊组成以及长日照的最佳组合的产物,各种感官的享受。这种蓝彻底摧毁我们对法国蔚蓝海岸的王者崇拜,连以前在宝格丽博物馆参观看到的蓝宝石还要蓝的敬畏,水清见底,热带鱼、虾蟹,海草似乎并没有受到游客蜂拥而至造成的干扰。它是意大利最著名的蜜月之乡,因为在宛如蓝色墨水泼染的海洋中,浮着白色岩石构成的卡碧岛,在透明的光线和干燥的空气烘托下,蓝白对比,显得格外灿烂;而卡碧岛的夕阳,光彩炫耀,晚霞动人,在悠闲雅致中,让恋人的浓情蜜意油然从心底升起。除了妖姬般的蓝洞,当地人更加推荐绿洞,幽暗时现的宝石色,折射到岩石上,船上的游客惊叹不已。 绕了几个小岛,2个小时海上漂浮的时间,饱满的地中海热带风、阳光、比坚尼和汗水,跟大自然的纯净、安谧、无垠融为一体。我们获得到了无比的满足,多么希望永远留住这一难忘瞬间。

回程,Circumvesuviana车站

赶回那不勒斯的路十分曲折,因为我们流连忘返,导致回程时间延误,只得租了一辆出租车从卡布里岛赶回索伦托。“戏剧”继续上演,虽然酒店没人值班,我们的行李无法取回,想尽办法终于找到管理员,友善的出租车司机耐性等待,一边打电话到车站咨询火车的开出时间,一边娴熟拨动着方向盘,上演一幕生死时速穿越各条大街小巷的夺命狂奔,口中反复说着:“Don’t worry,it will be ok”来不及再看一眼司机墨镜下的帅气,我们咬紧牙关地奔跑,在他帮助下把所有行李跌跌撞撞扔上汽笛直响的列车, 没来得及回头车门已经关上,留下的除了司机的招手和微笑,还有这片无比值得赞颂,让每一个短暂停留的人都不愿归去的湛蓝天空。(来源:欧洲时报周刊;作者:周志诚)

www.sxbfjL.cn
特色栏目